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访问

八邑潮人- 汇聚潮人故里信息的家乡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0349|回复: 0

[书画] 画坛重大损失!岭南山水画大师、潮籍艺术大家林丰俗先生去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4 00:0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工艺美术名家 于 2017-5-14 00:20 编辑


2017年5月13日晚八点三十分,岭南山水画大师、潮籍艺术大家林丰俗先生驾鹤西归,享年七十八岁。深切哀悼......

20300001291914131684616005551.jpg
林丰俗像(网络采集)
林丰俗,1939年出生,广东潮安人。1964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1975年于肇庆地区群众艺术馆工作,曾任肇庆地区文联副主席兼地区群众艺术馆副馆长。1981年调入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任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山水画教研室主任,多年来从事中国山水画的教学、研究和创作。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美协广东分会常务理事、广东省文联委员、广东省文史研究馆馆员等。作品曾多次入选国内外重大展览,并在多种专业报刊上发表。1987年应邀参加阿尔及利亚“阿尔及尔世界文化荟萃”活动,获集体特别金奖。出版有《林丰俗画选》、《林丰俗画集》、《林丰俗花鸟画集》等。

百余年来,岭南中国画的发展始终以开放、包容的心态去融合、汲取历代文化的营养,以探索出一条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林丰俗是著名的潮籍画家,也是当今岭南画坛实力派画家。他立足岭南,作品具有浓郁的岭南风韵和明丽的艺术之风,给人以难忘的印象。林丰俗 主张从平凡的景物中发掘不平凡的诗意,并创作出具有南国乡土的趣味。他对笔墨所采取的态度是“合于天造,厌于人意” ,不强求,不刻意于某一种经年不变的形式,画中无论是浅壑平川或是田园山村,均以平常之心,画平常之景。他对技法的运用则不持一端,法无定法,有意图地把色彩融汇到笔墨中间,若无痕迹,是他在技法上的一大景观。

部分作品展示
36601639_4.jpg
公社假日
36601639_5.jpg
春色满园
36601639_6.jpg
凤凰花开
36601639_7.jpg
石谷新田
36601639_10.jpg
太湖之秋
36601639_11.jpg
潮叠两岸涧
36601639_15.jpg
平田耕春

名家评骘:

炎夏步入树荫,旅途涉过清溪,闹市拐入小巷,床前泻下月光,田埂吹来笛声,海滩漫过碎浪。读丰俗花鸟画,即有如是境界。
———林墉

以平常心,以平易之笔墨,以若不经意的方式写出自己的情之所感,心有所动之处。这样的花鸟画充溢着人情气息,即连一般观众也会感到其亲切可人的特性。对于林丰俗,这一点是与他的山水画一脉相承的。
———梁江

作为南方画家,应该自信、真诚地去发现我们南方的价值,南方的山川之美,南方情调,更有南方的文化精神,并创造出我们南方画家各自的具有文化品格的绘画样式。这正是林丰俗山水画所提示的当代价值。
———王璜生


林丰俗先生是广东画坛著名画家,先生的逝世,是广东乃至全国画坛的一大损失。

著名评论家李伟铭先生曾撰写《自然与田园——林丰俗的绘画艺术》的文章,非常精到地谈论了林先生的艺术人生与艺术风格,下面就删减此文再次发布出来,以示对先生的怀念。


自然与田园——林丰俗的绘画艺术
                                                     李伟铭
林丰俗出生于潮汕平原一个靠近韩江、背倚桑浦山的乡村。
韩江水脉不但滋润了这片土地四季如春的绿意,还以绵密的柔情渗入聪明勤勉的居民的心田,在他们乐于操持的管弦丝竹中,流淌出古雅清新的律吕——潮州音乐。在林丰俗的画室中,我常常能够听到这种令人蚀骨销魂的“天籁”,我常常想,也许只有那种能够在田野中倾听到地母呼吸的耳朵,才能品味出这种轻清绵密的音律所表达的对土地和人生全部深挚、妥帖的恋情和理解。
在后来的一份札记中,林丰俗这样写道:“田野、土屋、溪流……之所以多次出现在我的画中,这无非与我长期生活的范围有关。那些平凡而又不平凡的景物,常常勾起我对醇厚隽永的乡情的回忆,我不希望用太美丽的词藻来冲淡这种质朴感情的表达。”(《画余小札》,见载《中国美术》总第13期,1986年,北京。)显而易见,林丰俗一开始就把自己排除在那类认为仅仅依靠“学养”、“灵感”或某种“理念”就能作画的画家之外;他的艺术需要或者说已经具备了一条直接从他生活的情境中汲取活力的“脐带”。继《石谷新田》和《公社假日》之后完成的《深林》和《大地回春》,更为全面地展现了林丰俗进入自然的田园的方式。


正像以往的作品一样,林丰俗明晰的空间感赋予《深林》以不断递进的视觉层次,那棵从仰视的角度看来扶摇直上、枝叶纷披的老树宛如支撑着整个生存空间的巨柱,倾听清脆的鸟鸣,感受流泉、落叶的节奏,在深邃的宁静中感受时光流逝的迷惘和大自然生生不息的活力,林丰俗静观默察的心态在这件作品中得到了圆满的表现。
1978年夏天,林丰俗曾到川滇等地旅行写生。这次远行增加了他不少新的视觉经验,其中包括一些后来被多次重画的写生稿。必须强调,与那些长年走南闯北、寻幽探胜,企图以“名山大川”来征服公众的艺术家相比,林丰俗这种远走异乡阅历在他的艺术生涯中毕竟是微不足道的插曲。他一向信奉“夕阳芳草寻常物,解用都为绝妙词”的古训,自信平岗浅壑、水坞山乡自有其耐人寻味的妙处。在他看来,他所熟悉的粤中风物不仅有未曾污染的质朴的民风,还有洒落在平和宁静的自然秩序中的某种可悟而不可言的人生真谛。


因此,如果说在林丰俗结束山区生活之后完成的一系列作品中仍然能够品味到一种“怀乡”的情调也是不奇怪的。他先后为第六届和第七届全国美展准备的两件作品——《沃土》、《暮霭群峰》,就反复地强调了那种并没有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淡漠的乡土情怀。正像后来的许多作品,它们在充满泥土气息的诗意的氛围中,不断地完善着一种多少带有宿命意味的归属感的表达。
1980年代初期,林丰俗创作上最重要的收获是完成了巨轴《木棉》的制作。关于这件作品,林丰俗曾提供过完整的背景材料:“肇庆市古城墙上有一棵古老的木棉,巨大的主干已被雷火劈去半截;可是,它还顽强地活着,耸立青空,雄伟峻峭。强烈的视觉形象,使我采用了肖像画的形式为它造像。我想真实可信的树的形象就能产生相应的艺术感染力。”与这种信念相联系的是强烈的透视感和简化、提纯背景和处理方式。
林丰俗以细笔勾斫、一丝不苟的写实技巧给这棵饱经劫难的老树独特的质感和轮廓以明确的界定。它在整体上强化了不断逼近眼前的感觉,宁静而又咄咄逼人的气势,形成了作品雄厚深沉的容积感。“木棉”,一直被视为“岭南春色”的象征物,在视觉艺术中,这种美丽的乔木早已被赋予了太多旖旎、俗艳的色彩。林丰俗以新的造型意念给这一传统的题材注入了新的活力。在这里,他对大自然的理解和阐释就是站在历史和人性的立场确定一个可供凝视的焦点;而也正是从这时候开始,林丰俗的山水画分离出一种富于思辨色彩的哲理倾向。


必须承认,林丰俗不属于那类擅长设置“悬念”的艺术家。换言之,在他的艺术生涯中找不出任何“惊世骇俗”的故事。在这个喧扰竞夺、艺术家需要不断创造“奇迹”、不断变换花样以满足公众强烈的好奇心的时代,任何谦和冲淡的个性包括与这种个性紧密相关并在表面上看来似乎毫无“挑战”意味可言的艺术行为,都会毫无例外地被视为劳而无功的逃避现实生活的方式。不言而喻,林丰俗目前也分担着这种“厄运”——他的气质和他的理想决定他似乎永远没有资格充当某种潮流的带头人。

然而,恰恰正是在这一点上,林丰俗完整地证明他真正独立自存的力量。在我看来,他的沉默的箴言就是对时尚**喜功内在的虚伪性的否定。作为一个现代艺术家,他赖以存在的价值除了对传统和一切富于创造精神的业绩持有谨慎而不是轻率的敬意和批判外,那就是忘掉一切很少现实根据的美好公式。
换言之,对林丰俗来说,“自然”既是一个需要不断加以叩问和验证的客体,也是一种正在体验的心态。在这里,他既无需“走向世界”,也无需“世界”向他靠拢。收视返听,以全部的心智潜返自然。这,就是他的现代田园母题真实的内涵,也是一个在感觉和理智上真正完全属于他自己的艺术家的风度。

以上内容转自:汇艺廊


手机扫码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统计 |  手机版 | Archiver | 版权所有:usd52730.com  【客服QQ:130103689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admin@103689.com
提醒:禁止发布任何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言论与图片等内容;本站内容均来自个人观点与网络等信息,非本站认同之观点。
信息产业部备案: 粤ICP备19143640号-1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