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的民俗,独特的摄影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访问

八邑潮人- 汇聚潮人故里信息的家乡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16|回复: 0

[潮汕摄影] 独特的民俗,独特的摄影

[复制链接]

823

主题

955

帖子

4821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821
发表于 2017-8-21 12: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独特的民俗,独特的摄影
■赵时进

       历经数年,摄影家蔡焕松苦心经营的《潮汕民俗》就要付梓了,消息传来,我心里除了替他高兴,另有五味杂陈,羡慕里,多少带了点嫉妒。这数年间,我也一直在潮汕乡间奔波,忙忙碌碌,无甚收获,蔡焕松却似乎在不经意间,一蹴而就。

        说一蹴而就,当然是夸张,这本书的图片,从2004年就开始拍摄了。了解蔡焕松的人,都知道他坚毅的性格及超乎寻常的艺术实践能力,并且身处其中,生于斯、长于斯的蔡焕松,对于潮汕民俗文化的认知有着先天的优势,加之其数十年间影像语言的积淀与追求,于是就有了这批影像的呈现——不是貌似学术的没话找话,而是文化与思想的喷薄而出。

        但话说回来,身处其中,倘若无法剥离,在审视高度上也是会有劣势的,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今年春节期间,我与蔡焕松数次结伴采风,闲暇时,就如何观察与审视潮汕民俗文化的内核,作了数次直接的碰撞。我也知道,他愿意与我碰撞,当然不是因为我有那点浅薄的民俗文化学识,更不是为了简单地发表自己的见解,我认为他是有意识地在探索思维的多角度与可能性,这本身就是一种剥离的尝试。这也就止如他数年前与玛格南图片社的日本籍摄影家久保田博二,那场著名的“PK”一样——那个碰撞,则是在窥探有关于影像的国际性视野了。除此,我还知道,蔡焕松的国际性视野,不仅限于玛格南这一方参照,这些年不断地游走世界,给了他摄影内外的诸多视野和角度。

        在这样长达十几年的关注下,在国际性视野观照之下,蔡焕松眼中的潮汕民俗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1.JPG
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区盐鸿镇的万众抢财神  2006年  蔡焕松  摄
〖★潮汕民俗的独特性★〗   
        在富饶的潮汕平原,遗存颇多中原古俗,礼仪延绵。许多外地人知道或者不知道的“节日”,在这里的一年四季中,似乎不曾中断。“时年八节”,比如春节、元宵、清明节等,还有如婚、育、成人、殡葬等礼俗,是中国其他地方也寻常得见的,而若数念潮汕地区最特别的节日,当然就是“闹热”了,蔡焕松这一批潮汕民俗的摄影作品,大多产生于此。

        “闹热”是什么呢?其实它就是发源于夏、商,繁兴于唐宋的中原古俗“社日”。社日是祭祀土神、以求丰足的节日。杜甫“田翁逼社日,邀我尝存酒”;王驾“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描写的就是古时社日的盛况。

        社日又分为“春社”与“秋社”。现时在中国尚存的社日遗风,秋社是较为常见的,而潮汕地区流行的则是春社。不同于中国其他地方的社日,潮汕地区的“闹热”一直都处于传承与发展的状态,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潮汕人除了祭拜土地神明,还发展出了“释、儒、道”并存的多神崇拜,没有人能统计,潮汕地区到底有多少“神明”,这种民俗现象在全世界范围来看,都是极罕见的。而更为特别的,是在这种多神崇拜中发展起来的“人神平等”现象。

        人神平等的第一个现象是“人即神”,人为什么会变成神呢?比如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韩愈,在潮州磷溪镇的众多乡村中就是神——这源于韩愈被贬潮州时治水有功,免除了这些乡里的水患,民间情感是最为朴素的,从此以后的社日,韩愈就当然地成了神。“由人及神”的蜕变升华,深刻显示了劳动人民对良政良吏的仰慕与渴望之情,这种崇拜,显然有着积极的文化意义。

        另一个现象呢?潮汕人认为,神当然是要崇拜的,但崇拜不表示盲从,倘若神仙工作没有做好,也是应该要教训的,毁坏神像是一种比较常见的手段。比如在潮州的卧石村就有一句俗语“卧石老爷,愈食愈惊”,有香烛供品可食用,为什么要心惊肉跳呢?因为接下来的祭祀活动中,神像将会被推倒与拖行,这种对神明的态度,在潮汕地区并不罕见。

        潮汕闹热的仪式,一般分为文(营)、武(营)两种形式。生活在潮汕以外的人,对“闹热”的了解不多,特别是“武”的形式,当他们观看到大打出手的“抢老爷”、场面血腥的“拌钉球”,会比较难以接受,并会将这种民俗文化形式误读为迷信、野蛮与不可理喻,加之一些历史的原因,潮汕人普遍地被认为具有“彪悍、保守、排外”的群体特性。

        但潮汕人自己又是怎么看的呢?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上去观察与比对。比如说这个群体在文化艺术与其他领域的各种成就,我们可以看到如饶宗颐、李嘉诚等层层辈出的佼佼者,再比如这个群体在生活习俗的吸纳兼并上——我们很惊讶地发现,在潮汕地区的“闹热”活动中,着中式凤袍的少女,梳的是欧洲古典发型,游行队伍里演奏民乐的少年们,骑行的竟然可以是最时尚的平衡车,凡此种种,不胜枚举。那么这个角度上看,潮汕群体是“儒雅、兼容、开放”的,这与刚才的结论恰恰相反,这个现象相当有趣。

        外人看与自己看,结论的确是冲突的、相互矛盾的。但这个冲突与矛盾,是潮汕民俗文化的一个重要看点,也正是有了这样强烈的戏剧性,才让潮汕民俗显得如此鲜活。

2.JPG
广东饶平 2016年 蔡焕松 摄
〖★观看的独特性★〗   
        蔡焕松的这一批民俗摄影作品,有三个显著的特点。

        第一是影像的纪实性,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文献价值与文化价值。蔡焕松的这一批摄影作品,是中国摄影界向外推出的不可多得的相对全面的、高质量的潮汕民俗图片集,其作品既有宏观的记录视角,也不乏细致情节的刻画描写,而一些难得的珍贵场景更是不可再生。这些影像信息,是充满现场感、具有时代性、地域性的人文烙印,这对中国民俗文化研究,意义是不言而喻的。再则,由于蔡焕松观察与思考角度的独到性,这便产生了文献价值与文化价值叠加后1+1>2的文化效应。

        第二是影像的戏剧性,呈现了矛盾冲突的多重文化信息。冲突与矛盾,是古今中外文学艺术营造戏剧效果的不二手段,蔡焕松似乎深谙此道。在他的这批民俗摄影作品中,我们常常可以看到他将传统民俗的场景与现代文明的物象或当代时尚元素融入一幅画面之中,但又没有丝毫的“违和感”,反而给画面增添了时代气息,并且客观上让观者直观地看到了民俗随时代与时俱进发展的痕迹和必然规律。这样的民俗摄影,就不仅仅是记录民俗,而是有了作为时代文化切片的深远意义。

        第三是影像语言的实验性,探索了代表性符号产生的象征隐喻效果。蔡焕松是一个理论色彩和逻辑性极强的人,2016年,蔡焕松专程到潮州举办了一个摄影讲座,回忆起来,至今令我印象犹深的,是他将摄影语言与文学语言所作的一系列比对,其中有一个观点,就是摄影中代表性符号所产生的象征隐喻效果。

        我理解,摄影是简化的艺术,而蔡焕松的这种实验,恰恰是把复杂事情精炼化的一种非常有效的手段。“符号的代表性”必然是具有历史与文化积淀的产物,它的根本,是一种广泛认可的共识,而不是个体性的内在曲折的情感逻辑,不是想当然的自说自话。而蔡焕松所说的“隐喻”,也是文学的常用手法,它含有感知与想象等心理行为。

        蔡焕松在民俗摄影作品中推崇运用“符号性语言的隐喻与象征”的表现手法,我个人认为,这让他的影像产生了一种实验性气质,趋向了观念与表达。他这种观点与影像实践,无疑是大胆的。这种手法在纪实领域的探索,会不会得到认同呢?目前还不好说。

        但是,我想,蔡焕松就是这么个人,永远在大胆尝试。他浑身上下,都充满着不安分的能量。

        怎么说呢,我眼中的蔡焕松,简直就是一台永不疲倦的发电机。

3.JPG
准备出游的“神”与德高望重的乡绅  2012年  蔡焕松  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统计 |  手机版 | Archiver | 版权所有:usd52730.com  【客服QQ:130103689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admin@103689.com
提醒:禁止发布任何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言论与图片等内容;本站内容均来自个人观点与网络等信息,非本站认同之观点。
信息产业部备案: 粤ICP备15017034号-2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